No.1, Lane17, Sec.1, Mu-Cha Rd., Taipei, Taiwan 11604
+886 2 2236-8225#82199 service99@mail.shu.edu.tw

【校友投稿】心湖裏的四月

人生如白雲蒼狗,我們所認識的人就像走馬燈一樣,有的人,緣深,有的人,緣淺,有的人,可能只是擦肩而過;某一些人即使是浮光掠影,記憶裏卻無法忘記,他可能潛藏在心底裏最深層。

作者 – 廖書蘭(編輯採訪科校友)

 

在浩瀚煙波的人間,無可避免的有跌宕起伏,人生本就是酸甜苦辣、五味紛陳的凝結,它卻像萬花筒一樣迷人!

佛家語,「貪嗔痴」,我認為自己的痴心太重!重到無法自拔!意即愚痴。我笑自己既是「愚痴」得無法救藥,就繼續愚痴下去,也不無是良方解藥吧。

我絕對有資格稱得上愚痴一名!身上揹的行囊太重!但我別無選擇。例如,小學時代同學送給我的小禮物、課室裏的限時專送(同學之間傳遞訊息的小紙條)我全都留下了,甚至教科書(中國文史地)、筆記、周記……數也數不清我生命中的情,我全部留下了;從台灣帶到倫敦,從倫敦帶到台灣,又從台灣帶到香港。情多讓我累!但我樂在其中。曾經想過,好不好一路走一路扔?做一個忘情的人,但我試過,扔了又撿回來!扔出去一些曾經收到的小禮物,或者自己寫的小紙片,那感覺像是切割了我的心,我疼!結果還是再撿了回來。

 

作者大學時代留影。(作者提供)

圖說:作者大學時代留影(作者提供)

 

存留着彼此的心影

人生如白雲蒼狗,我們所認識的人就像走馬燈一樣,有的人,緣深,有的人,緣淺,有的人,可能只是擦肩而過,永遠不會有印象;而有的人即使是浮光掠影,卻深深刻在自己的心板上,無法忘記,他可能潛藏在心底裏最深層,隨着歲月遞增無論多少新的人與事加入,也無法取代!

昨天早上有一位大學時代的同學從台灣乘飛機來香港看我,晚上又乘飛機回去,我們相處七個小時,重組了大學時代,我們數次擦身而過的浮光片段。事隔30多年,我們並無音訊,沒想到原來他的心中跟我一樣,都留有彼此的心影。那是一段在山谷裏的學習日子,空氣中彌漫着泥土、樹木、花香、青草的氣味;那是一段他有他的,我有我的方向的青澀歲月。山谷的校園,四年來甚至我們沒有正式交談過,有的,僅僅是彼此眼神的交流,畢業以後更加沒有來往過。

天上白雲變幻莫測,人間世事多奇妙,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明天有什麼事。事緣他在上海經商近30年,退休回到台灣,用手機嘗試搜尋他的老朋友,於是加入了我們老同學的手機群組;看着這位新加入的老同學的大頭像,我想了一想,請他放一張20多歲的相片給我看看,因為30多年前的一件往事,一直在我心裏頭縈繞,我想確認是不是他?他迅速記起了我,一瞬間,我與他電光石火般的串聯起那早已封塵的往事……。30多年歲月的磨蝕,大家樣貌已變,不再青春年少,但記憶仍舊可捕捉到在那個青青山谷裏的笑靨……。

這一天,香港天空飘着微雨,他來到我的眼前,我倆促膝並談,用七個鐘頭重組了夢裏的青春掠影,真的是他!當年那個小子!那個挺身而出替我打抱不平的男同學,我還沒來得及跟他道謝,他已經匆匆離開,他對我總是這麽輕輕淡淡,即使在課室的走廊偶遇,也只是互看一眼,像一陣清風而過;畢業已經30多年了,原來他每一次經過學校門口,都會想起我,30多年來竟對我,有不說的內疚,而我對他,也有沒道出的心事。正因為如此,我們記住了對方半輩子,人生情緣,原來存有一點缺陷,一些遺憾可以讓對方永遠惦記自己……,那像是僅差一筆就完成的一幅畫,僅少一個音符就完成的一首歌。

送別時,凝視着那似曾相識的眼神,那一刻開始,我感情的行囊不由自主的又加深加重了。

 

–轉載自《灼見名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