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.1, Lane17, Sec.1, Mu-Cha Rd., Taipei, Taiwan 11604
+886 2 2236-8225#82199 service99@mail.shu.edu.tw

感念世新自由民主校風 阮昭雄:影響我的從政路

圖說:台北市議員阮昭雄在就讀世新時就辦過多場民主運動,也很讚美世新自由開放的學風。(攝影/社會資源發展中心)

 

【文/社會資源發展中心】

「以前還在學校的時候,吳永乾學務長常約我和趙天麟(現任立委)一起喝咖啡。」台北市議員阮昭雄是世新改制學院後第一屆公共傳播公關組學生,1994年入學,但他說「我不是因為常翹課被找去啦!」

 

阮昭雄在世新就學時,倡導成立學生會、言論廣場,入學那年,還遇上台北市長首度三黨對決的世紀大選,國民黨支持的黃大洲、民進黨超明星的陳水扁與崛起的新黨趙少康三人,阮昭雄和趙天麟索性辦起「誰是最適合的台北市長人選」大講堂,讓支持者上來說出支持的理由,在校內引起轟動。

 

兩個年輕人也辦過「統獨大辯論」,找地下電台像「新思維」、「綠色和平」來播報,阮昭雄說,當時在世新培養出挑戰的精神,「學校也給你保護啦,不會記過、退學,學生理想性重,學校也沒有阻擋你。」阮昭雄解釋了為什麼和現任校長、當時的學務長吳永乾「喝咖啡」,不是要打壓他們,而是學校想了解學生的想法。

 

最令阮昭雄印象深刻的是校內也有一獨一統兩大將─李筱峰與王曉波兩位老師。兩位老師都開設「台灣史」課程,但兩個史觀完全不同:李筱峰屬於獨派,王曉波則是統派,若兩門課都聽,非常的精彩。阮昭雄還記得教英文課的是來自勞動黨的王津平,「他非常的統派,對學生非常好。」

 

「世新也灌輸我們如何批判,從社會問題去反思真相。我在學校成立『思潮社』,以讀書會為主,新聞系的老師余陽洲從旁協助。」阮昭雄說。

 

學校民主程度開放,也影響了校務政策,「舍我樓」剛蓋好沒多久,機車一個月停車費收800元,讓很多同學覺得負擔過重,「我們立即舉辦一個公聽會,找韓維強總務長來參加,經過大家反映意見,學校也從善如流,後來改一個月500元。」阮昭雄再度感謝世新的開放風氣說:「學校讓我們辦,也沒有因為我們這樣子貼我們標籤,這種自由風氣是世新人應該引以為傲的特色,也影響我從政之路。」

 

學生參與討論形成學校政策,在世新選擇大學的名稱時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,阮昭雄回憶說,以前學校叫做「世界新聞專科學院」,要升格為大學時學校特別提出了三個新校名來徵求同學們的意見:「世新大學」、「世界大學」、「舍我大學」,最後票選結果以「世新大學」出線,他開玩笑說:「如果我們叫做世界大學,那辦的大學運動會就會被叫做世界大學運動會了!」

 

至今,談起學生生涯,阮昭雄還是很感謝世新的校風很自由,甚至連校務會議學生代表也可以投一票,「世新的自由民主風氣影響了我,也影響了我從政之路,永遠採取開放的心胸面對事物。」